第458章 嘶鸣

高正阳的拳头并不大,也没有任何胀大变形。仅仅拳锋上蕴藏至刚至强的力气,蛮横无比的印入罗睺神宫中。和高正阳的拳头比较,其他修罗族强者就成了拂面清风,何足挂齿。罗睺眼中长长星河闪烁,罗天星斗刀被他催发到极致。罗天星斗刀是西方总坛的十阶神器,对应周天亿万星斗,威能强壮。罗睺也的祭炼一百余年,才牵强融合到武魂中,练到眼、刀合一的层次。周天星斗无处不在,修罗道中虽看不道星斗,罗睺却能经过虚空引导周天星斗之力。每一颗星斗闪烁,罗天星斗刀的元气就被激起一次。不同的星斗,又对应着不同的力气。严格来说,每一颗星斗就像一个符文,仅仅力气过于弱小。但亿万星斗会聚的星河之力,也是雄厚无比。星斗之力加持下,罗睺周身穴窍一同迸发,武魂身上也浮现出一颗颗星斗符文,一口星河所化的湛蓝长刀,也呼应着闪烁起来。罗睺的速度、反响、元气、身体力气等等,全方面提高到了极限。他本就接触到了圣阶门槛,是全国最顶尖的强者之一,修为比高正阳雄厚的多。生死关头,迸发的极限力气,更是逾越了九阶巅峰,达到了近乎圣阶的层次。一拳轰来的高正阳,在他眼中不断的怠慢,包含周围的悉数,都变的反常缓慢。这种状态下,空中漂浮的各种元气粒子,都一颗颗的清晰可见。对面的高正阳,虽有层层看护,却挡不住周身穴窍喷薄聚变的元气。“二百六十处穴窍!”不用去数,罗睺天然就知道高正阳周身翻开的穴窍数量。九阶的元气,对罗睺其实没多少要挟。但高正阳迸发的方法极端特别,开释的威力比九阶巅峰也不差劲。更可怕元气力气和九阶上品金刚体统合在一同,表里合一,再以一种近乎焚烧般的方法开释,才有了这消灭一拳。这门拳法不是没有瑕疵,表里力气的不平衡,导致了一些小问题。但高正阳以绝世拳意统御了悉数,让这一拳至刚至猛。更可怕的是高正阳的心计。他挑选了一个最好的机遇忽然争吵出手,让他无路可退。罗睺心思电转,瞬间想了几十种应对方法,也没有任何方法能全身而退。无法之下,罗睺催发罗天星斗刀,化作一片湛蓝星盾挡在身体前方。罗天星斗刀自身并不限制形状,可终究是一口用来杀伐征战的神器,用来作为朴实的防卫,也是第一次。一颗颗十字星斗层层堆叠,组成半圆状的星盾。十字星斗幽蓝光辉闪烁不定,看起来反常的绮丽悠远,就像天上的星河真实落下来一般。高正阳暴烈无匹的核武拳,无声堕入星盾内,一颗颗十字星斗在拳力鼓荡下,开释出浓郁的元气光辉。核武拳的消灭力气太强壮了,远远超出十字星斗的接受极限。闪烁的一颗颗十字星斗,瞬间就化作强光溃散、爆碎。那灿烂光辉就像星河在焚烧,开释住的光辉有种消灭般的反常美丽。罗睺全力催发的罗天星河刀,就这样被一拳打爆。这在他意料之内,他就像万年的冰山,心情没有一点点的崎岖不坚定。镇定无比双拳横架,发挥的正是须弥神山拳中的须弥不动!须弥神山,高亿万仞,是诸天中心,巍峨厚重,无可不坚定。这一式须弥不动,也是须弥神山拳中最强的防卫招式。但罗睺的双拳一架,就被高正阳拳锋上沛然无尽的暴烈力气震的浑身酥麻,周身穴窍一同巨震,一身鼓荡的元气一下被轰的爆散开。元气爆散后化作熊熊金色烈焰,冲天而起。罗睺的拳架也跟着散了,双臂受不住拳力,歪曲、陷落、爆碎。高正阳拳锋不断,直轰罗睺的胸口。罗睺身上穿的法衣也是九阶神器,却抵不住拳力,直接破坏。连同他的肌肉、胸骨,也在拳力下内陷、破坏。修罗族的身体本就反常强壮,罗睺修炼了几百年的佛门秘法,更是淬炼的坚如精钢。但在高正阳拳锋下,他肉身也变得反常软弱。包含脏腑在内,都在拳力鼓荡冲击下破坏,化作一道血雾从罗睺后背喷飞出去。在最要害的时刻,罗睺借着拳力向后飞退,人影一闪,疾退到了数千丈外。周围的修罗族强者眼睁睁看着这一幕,却没人能干预,也没人敢干预。高正阳的消灭拳力,让他们天性的生出敬畏。哪怕是击杀罗睺的好时机,他们也没胆子凑过来。况且,高正阳忽然争吵对罗睺出手,也超乎了一切修罗族强者意料。他们看不清方式,更不敢糊弄。并且,核武拳的全力掩盖八方,他们想进来也难。所以,很多修罗族强者,就这样围在一旁,眼睁睁看着罗睺被一拳轰爆。罗睺尽管没被打死,很多修罗族强者却都吓了一大跳。这个人族什么来头,出手这么凶横!很多九阶强者怎样都奈何不了的罗睺,一拳就被轰爆了。有些惋惜的是,罗睺没有被当场打死。很多修罗族强者被高正阳所慑,一时也没人说话,更没人敢乱动。高正阳缓缓收拳而立,一伸手,抓住飞射回来的龙皇戟。他到不是故意装洒脱,全力催发核武拳,他也无力再追击。“你疯了,杀了我你就回不去人界了,只能永久待在修罗道。”数千丈外的罗睺,一脸阴鸷的说道。他身上被轰开的大洞,血肉正敏捷活动重生,大洞现已愈合了一半了。便是爆碎的双臂,也从头成长出来。看他身体重生的速度,好像用不了多久就能康复。高正阳也有些敬服,九阶强者都能做到血肉重生。可都需求时刻。手臂假如断掉,至少也半年才干从头长出来。像罗睺这样眨眼间就从头生出手臂的,几乎是妖孽一般。“修罗不灭体!”一旁的修罗族女王罗陀灵忽然说道:“这是他们罗睺族的秘传,只需头部还在,身体就能重生。极端凶狠。”高正阳斜睨了眼罗陀灵,不客气的道:“你知道的这么清楚,还不上去着手。等他恢复元气,你们就完蛋了!”“咱们还能自保。可他必定不会放过你。”罗陀灵一脸诚实的道:“尊下,咱们这会有一同的敌人,应该联手。曩昔的工作,咱们一笔勾销。怎样样?”罗陀灵五官极端精美,紫眸青眉,皮肤如凝脂,穿戴近身银甲,胸口处有两个圆锥凸起,把****兜住。偏偏胸甲中心有道一指宽的缝隙,显露深深沟壑。腰部送莲花瓣状的裙甲,显露圆圆两片臀部和雪嫩细长大腿,脚上穿戴齐膝的银色甲靴。罗陀灵身段火辣性感,握着细长神剑,杀气腾腾的姿态,更能激起男人的降服欲。注意到高正阳审察的目光,罗陀灵大方的道:“我是纯真女体,从没服侍过任何人。你能够做我的老公,掌握我族的权柄。”高正阳呆了下,这修罗族女子也太直接了,看两眼就谈婚论嫁,真是直接粗鲁,不过,我喜爱。“我还没洗脸刷牙,这种事等下再谈。”高正阳不介意树立一段跨过种族的特别友谊,可留在这当什么修罗王就算了。这鬼地方乌烟瘴气的,他又没病,怎样会喜爱待在修罗道。高正阳指着罗睺道:“咱们仍是先做了他……”罗陀灵犹疑起来,她恨罗睺,可现在更忌惮高正阳。这个喜怒无常的人族,谁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。受伤的强者,愈加危险。修罗族的名贵力气,罗陀灵可不想糟蹋在罗睺身上。两人说话的功夫,罗睺身上血肉现已悉数重生出来,看起来便是胸口衣服破了个大洞,目光有些衰弱。“高正阳,你太激动了。”罗睺道:“只需你把罗陀灵他们都杀掉,我能够宽恕你这次的激动。”“哈哈哈……”高正阳大笑,这个罗睺还真能忍。可友谊的小舟现已被他推翻了,再说协作太扯淡了。罗睺也看出了高正阳的意思,他的目光愈加阴鸷,想了下对罗陀灵道:“这人身上有修罗族神器修罗血神旗,他跑来是想抢你族的转生血池的!”很多修罗族强者,都是傲然变色。不谋而合向后退开几步,和高正阳拉开了间隔。他们看向高正阳的目光,警觉中又带着几分贪婪。血神旗,但是修罗族的最强神物。罗陀灵手里的修罗印,不过是修罗九印之一。和血神旗彻底不在一个层次。要是能得到血神旗,就能越战越强,一统修罗道也并非梦想。便是罗陀灵,也压抑不住心中的贪念,气味都有些变了。杀死罗睺仅仅根除敌人,出口恶气。但要是能杀死高正阳,却能抢到血神旗。两者之间的收益,可差的太远了。高正阳轻轻蹙眉,不满的对罗睺道:“来之前都说好了,你要保密。这样做有点太不讲义气了!”罗睺心胸虽深,也被高正阳的无耻气的要吐血。这家伙争吵就狙击,竟然还好意思说他不讲义气。这种天真话,他天然懒得辩驳。高正阳这番话,也变相的承认了他有血神旗。周围的修罗族强者,原本还有几分犹疑不确定,这会眼睛都亮了。那副想要把高正阳生搬硬套的姿态,几乎的无法粉饰。“我去,你们瞅我干啥!”高正阳洒脱无比的一甩血神旗,得瑟又自豪的道:“再瞅我就削你们了!”带着苞米渣子味的话,很有股不一般的牛逼霸气。修罗族很多强者,都清楚理解的领会了高正阳的意思。罗陀灵只觉口干舌燥,不由得悄然咽了两口吐沫,才说道:“尊下不要误解,您已然有血神旗,便是咱们修罗族的王。咱们都乐意投入您的旗下。”高正阳有些好笑,置疑的道:“你说的这么轻松,看起来好没诚心。”“我以修罗之祖的名义发誓。”罗陀灵神色庄重的保证道。“拉倒吧,罗睺方才也这么说的。”高正阳摆手道:“算了,咱们也别扯淡了,你们想要血神旗,我想要你们的修罗印,还有罗睺,你们都去死吧!”罗陀灵一脸惊诧,这个人太放肆了。三方坚持之际,他竟然大吹牛皮的说这种话。很多修罗族强者也都极端惊怒,他们调整了阵型,多半的力气彻底对准了高正阳。和阴沉的罗睺比较,这个喜怒无常的人族更可怕。罗睺也有些搞不懂,高正阳究竟想什么!但他知道,高正阳看着行事跳脱,可心思深重手段毒辣,绝不能小窥。他便是小窥了高正阳,差点被一拳打死。罗睺心中警觉,却并不害怕。他还保存这六七分战力,未必能杀死高正阳,可随时都能返回人界,自保无虞。高正阳越是放肆,罗睺越不会走。他到要看看,高正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!“你们还不着手,修罗族不是最好战么,这么怂啊!”高正阳大开嘲讽,犀利嘴炮让修罗族强者各个脸色丑陋。可和罗睺相同,高正阳信心十足的姿态,让他们也不想先着手。“这样吧,给你们个时机,屈服于我,就能够活下去。”高正阳霸气的说道。罗陀灵举起手中神剑,劝道:“人族,血神旗不是你能具有的。音讯传出去,你会成为一切修罗族的死敌。”顿了下正色道:“把血神旗交给我,咱们能够做最好的朋友。”高正阳看了眼周围,“说了这么半响,你们的法阵还没预备好么?”他话音未落,天上血色巨伞再次闪烁,宣布一道垂直血色光剑,直刺高正阳。炽烈的血光,瞬间把高正阳身影吞没。很多修罗族强者不谋而合出招,从五湖四海攻击曩昔。强如罗睺,在诛神炮下也狼狈不堪。高正阳不可能比罗睺更强!罗陀灵趁着说话的时刻,集结法阵,必定要把高正阳留下。至于罗睺,别看他外表是泰然自若,可现已没多少要挟。尽管危险巨大,可收益也巨大。罗陀灵核算,这一次得手的时机至少在六七成。就算失手,他们背靠法阵,也足以自保。诛神炮的炽烈血光中,谁也没看到血神旗一同飘扬而起。一名修罗族九阶强者才发觉不对,飞扬的血神旗就从他身上拂过。这名强者,身体当即溃散。很多修罗族强者大惊,血神旗一击来的怪异,出手时彻底没有征兆。好像能容易跨过虚空间隔。一身金甲的高正阳,也跟着漂浮的血神旗一同呈现。他手中龙皇戟一转,把一个修罗族强者绞成齑粉,连对方手中神兵也一起破坏。高正阳的龙皇戟当然蛮横,修罗族很多强者也都不弱。高正阳杀人之际,三柄神兵一同斩在他身上。一枪、一刀、一剑,修罗族强者手里的神兵,都破开了龙皇甲,落在高正阳身上。高正阳肌肤滑韧无比,三种神兵都是擦着他的肌肤滑开。最凶狠的血影枪,也只在高正阳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白痕。泰然自若的高正阳,反手一扫,龙皇戟的月牙状锋刃,就切断了用枪的修罗族手里蛇矛,顺势切入对方的身体。对龙皇戟来说,修罗族的身体和薄纸没差异,戟刃斩下去,容易切开对方身体。沉重龙皇戟上的刚猛力气传导出去后,又把对方血肉筋骨压成齑粉,最终爆成一团血雾。修罗族强者的生命力很强壮,可一击之下形神俱灭,却是死的不能再死。在周围的很多强者看来,高正阳反手一扫当然精妙,更可怕是龙皇戟的蛮横和凶厉。高正阳的强壮身体,则比长戟更可怕。一个怎样都打不死个敌人,让很多修罗族强者都心生失望。罗陀灵也认识到了这一点,凭他们的力气,是杀不死高正阳的。法阵的诛神炮,也不太可能命中高正阳。“退。”罗陀灵决断命令,和这个人持续羁绊下去,或许都会死在他手里。“现在想走,晚了!”高正阳话音在虚空中飘扬之际,又有两个修罗族强者被他轰杀。绝世凶器龙皇戟,展显露了它恐惧的威能。攻无不克,当者立毙。修罗族强者各个武技绝顶,显着更胜高正阳一筹。可他们的回击,至多在龙皇甲上留下一道痕迹。罗陀灵怒喝着,挥剑拦住高正阳。锋锐细长剑锋挑破龙皇甲,在高正阳咽喉上留下一个白点。高正阳的龙皇戟直刺,却只刺破了一个幻影。罗陀灵身体再次呈现时,现已到了数丈外。她方才也是差之毫厘就被刺死,心在砰砰乱跳。其他修罗族强者,此刻也趁机四散逃开。远处的罗睺轻轻摇头,要是罗陀灵他们死战,也不是没时机伤到高正阳。他在旁边趁机出手,更有时机杀死高正阳。惋惜,对方接受不住压力,溃散了。罗睺摇头,一同催发了罗天星斗刀,破开虚空,就预备脱离。“想走,受死吧!”高正阳的神识不坚定和一声马的嘶鸣声,一同传入了罗睺神宫中。罗睺当即生出感应,“坏了!”这个想法还在滚动,龙皇戟的明锐戟刃现已从后边穿透了了罗睺胸口。